来自 果博东方官网 2017-06-23 17:26 的文章

论意定代理权的授予行为

rtevertretungsmacht)的授予,根据私法自治原则,本人可依其自由意思于其认为需要的范围内,随时以意思表示对其所信赖的人予以授予,使其代理本人实施法律行为,进而承受其法律效果。依民法法理,意定代理中本人与代理人间存在内、外部双重关系:一是本人与代理人间通常有委托、承包、承揽合同等基础关系,称为“内部关系”。基于此等基础关系,代理人有为本人为一定行为的义务;二是本人单独行为的授权关系,称为“外部关系”,其使代理人有代理权,其所实施的行为对本人直接发生效力。本人与代理人间的此种授权行为(“外部关系”)与其基础关系(“内部关系”、“对内关系”)是否互为关联抑或各自独立、不相干涉,学理上在先使用权诉讼阶段存在“有因”与“无因”两种主张。我国现行立法对此未明示其立场。另外,意定代理权授予行为的性质、内容、瑕疵及其效力,我国现行立法同样也未予明确,抑或虽有关涉但未尽清晰。有鉴于厘清、厘定及释明此等问题所具有的积极价值与功用,尤其是它关涉到对我国民法意定代理授权行为与其基础关系的正确理解与实务运用,笔者不揣冒昧,尝试对之展开研究,并以此就教于各位方家。

尤其值得指出的是,意定代理权授予行为的独立性与无因性于如下4个方面具有其显着的优势:代理行为的相对人所关心的只是代理权的有无,至于基础关系是否有效,并非外界所易知,故采无因说可以保护交易安全。本人明知代理人为限制行为能力人,仍以之为代理人,显然违郑戈背本人的贿赂案意思。按现今比较代理法的规定,民事限制行为能力并不影响(民事限制行为能力)代理人所为或所受意思表示的效力。于明知代理人为民事限制行为能力人的情形下,仍愿与代理人为代理行为,会破坏相对人的此种信赖。若采有因说,会使代理人的行为变成无权代理,而须负无过失损害赔偿责任,此对代理人颇为严苛。应指出的是,意定代理权授予行为的独立性与无因性的这些优势或优点,对于我国之采意定代理权授予行为的同样立场,可提供理论上的证立。

于比较代理法上,《日本民法》的起草者认为,意定代理系由委托合同而发生。故此,《日本民法》第104条、第111条第2项明定“依委托而发生代理”。但是,为处理本人的事务而订立委托合同的情形,常常聋哑人并不伴有代理权代理权的授予的授予。相反,于委托以外的事务处理合同中伴有代理权授予的情形则系不少。譬如于雇用、承揽合同等中就大多伴有代理权的授予。故此,于现今比较法上,通常不认为委托与代理之间存在直接关系,而是认为代理权被广泛地由委托、承揽及合伙等事务处理合同中发生。另外,“无名合同说”认为,代理权授予行为系本人与代理人之间的一种无名合同,即属于民法中未作为典型合同而予规定的特殊的合同。按照此说,本人与代理人之间一旦缔结了委托合同等关于事务处理的合同,则意即缔结了以代理权授予为目的的合同。